時論廣場》厚顏執政黨向全民討Pass?(嚴震生)


時論廣場》厚顏執政黨向全民討Pass?(嚴震生)
一见轻心霍少的挂名新妻

黑白轮回

(本報系資料照片)

我在臺灣與美國前後教書時間超過30年,遇到各樣的學生,有認真學習成績優異者,有雖然用功努力但表現不如預期者,有不太認真但憑聰明還是可以過關者,也有因爲毫無學習動機、考試成績不佳而被死當者。

有些學生因考試成績很差,希望透過另外寫報告來彌補學期總體表現,不過課程大綱(老師與學生這門課的合約)中對成績的計算已有明確規定,因此有時也愛莫能助。部分老師看到學生從未缺課,課堂內也專心聽講並提出問題,同時他總是如期完成作業,考試時也認真作答,但成績就是不如理想,因而在考卷上除了分數給了C外,也加註一句「A for the effort!」,以肯定他的努力。

政黨執政其實和學生修課有許多類似之處,有認真做事,讓老百姓明顯看到成績者;有雖然表現不盡理想,但在大多數的選民心目中,他們確實投入許多的心力,不過因爲某些外在因素讓政績未如預期。當然,我們也看到政績很差,又不認真做事的政黨,還要求替他們打分數的老百姓稱許其執政表現,給一個贊。

就以民進黨政府處理疫苗採購的流程來看,事前的規畫明顯就是不夠周全,又加上意識形態作祟,讓可以進來的BNT疫苗硬是遭到卡關。明明疫苗已經不足,但卻不努力透過各種管道多方採購,反而設下關卡讓能夠買到疫苗者處處碰壁,就有如學生明知自己沒有認真讀書,卻想拖其他學生下水,不讓他們爭取好成績。疫苗進口的時程完全沒有掌握,卻逕行安排施打順序,造成第2劑疫苗施打時間的延誤,影響其效力。當社會各界對3+11決策失誤有所指責時,檢討報告竟然認爲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表現優異,無需爲沒有經過開會討論所做的決定承擔責任。

曾經有位美國學生Alpha在學期結束後,跑來找我討論他的成績。他明白表示自己成績表現很差,這學期也玩得太兇,沒有把心放在學業上,但仍希望不會被當掉。我就套用美國同事那句「A for the effort!」說明他的effort也不及格,如何過關?沒想到這位厚臉皮的Alpha學生竟然提出他獨有的辯護:「至少我還關心成績,比起許多學生不來上課,又不參加考試,根本不在乎被當要好一些吧!」

當時我還認爲這個Alpha學生臉皮真厚,現在想想他和執政黨一樣在乎成績,但Alpha至少還願意承認他努力不夠,後者則硬是認爲只要修了課,就應該像有些營養學分一樣,可以輕鬆拿A。如果老師給他的成績不佳,這個學生可能就在教師評量部分狠狠地反咬一口。執政黨難道不是透過1450等社羣網路,對那些指責它不認真執政但卻期待有好成績的批判,做出反擊?我的那位學生Alpha還有一些內省能力,也知道錯在自己,反觀政府許多高官總是爭功諉過,不願對錯誤的決策道歉,還要求老百姓給他們一個贊,不僅缺乏羞恥心,更看不到想要努力改進的決心。

最後,我曾經有一位學生Beta一整學期都沒來上課,當然也沒有參加任何的考試,但在學期結束後,我收到一封來自他的電郵,解釋他因爲忙於社團活動因而缺席,但是他已經大四,不能被當掉這門課,否則無法畢業,因此希望我能讓他過關。Beta承諾會在畢業後來旁聽我的課,並且繳交所有的作業,並參加期中及期末考。

我認爲部分民進黨公職人員其實真正像的是這位Beta學生,他們明知沒有認真執政,但還是希望選民給他們一個機會。不過,Beta學生在給我的電郵中,竟然將我的名字嚴震生寫成顏振聲。經常有人會把我的名字寫錯一個字,偶爾也有錯兩個字的,但能夠3個字都弄錯,也算是天才,我給了他一個F。

影/親民黨公布不分區名單 宋楚瑜當總教練不入列

當然,弄錯名字不是F的唯一原因,最重要的是我怎麼會輕易地上當,從來不上課的學生,豈有可能會在得到想要的畢業證書後回來贖罪?這一任都無心做好的執政黨,千萬不要給它下一個機會!(作者爲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)

《国际经济》联准会可能提前在明年Q3升息 更早也有可能

一银获亚洲永续金融领导者大奖